综合资讯

comprehensive
综合资讯
南通:微信接单打造了“互联网+”洗车新业务模
 

  客户将汽车号、停车地址和预约洗车时间写清楚,微信支付下单后,就去安心上班;下班后,就可以开着清洗干净的车回家。22岁的周勇和29岁的陈苏,最近一个多月以来,天天干着“移动”汽车美容技师的工作,为客户提供上门洗车服务。

  周勇出生于贵州遵义农村,5年前,初中毕业的他来通打工。来通以后,由于学历低、没有专业技能,小周从饭店服务员做起,后经过努力,学做厨师。宿迁人陈苏,比周勇大7岁,也曾在同一家饭店做厨师。

  “我和陈苏很投缘,是同事也是好友。”周勇介绍,他们两人后来一起创业,开过小饭店和过桥米线店,遗憾的是,生意一直不算红火,“传统餐饮业竞争激烈,门面租金也贵,较难立足。”

  “今年6月,我看电视时,正好看到通过微信接单、上门洗车的新闻,感觉这个新职业不错。”周勇说,现在是移动互联网时代,一些传统行业日渐式微的同时,一大批新兴职业诞生了,“我和陈苏商量,决定转行做‘移动’汽车美容技师。”

  周勇的小姑周永芬来通多年,创业成功,有一定经济实力。“由小姑投资,我和陈苏也算是合伙人,注册了一家公司,专门从事上门洗车业务。”周勇说,他和陈苏专门赴北京培训了一个月,学会了“移动”汽车美容技师的各项技能。

  周勇和陈苏从北京购买了水泵、吸尘器、水箱、水枪等上门洗车的专业设备,回到南通以后,又添置了电动三轮车(即上门洗车的车辆),就开始拓展业务。“我们通过微信朋友圈发展新客户,只要客户转发,就能享受9.9元外洗一次的优惠服务。”

  20多岁的陈婧倩参加工作不久,为了上班方便,家里帮她买了辆汽车。9月2日上午,小陈经友人介绍,通过微信下单,首次尝试了上门洗车服务。当日上午9点半,周勇和陈苏如约赶到,随即开始洗车。

  洗车前,周勇掏出手机,先拍摄了几张照片。“车子洗完后,车主还会收到车身照片,不满意可以留言投诉。”周勇说,细节决定成败,服务工作一定要做到位。水枪喷洗、打泡沫、再冲洗、最后擦干……20分钟后,这辆车清洗干净,车身前部像镜面一样,清晰地映出四周景色。

  “微信下单、上门洗车方便了客户,这项服务在国内一些大城市已经流行起来,我在上海见过,没想到现在南通也有了。”陈婧倩在车身四周转了一圈,仔细看了看,对这次上门洗车服务表示满意。

  陈苏告诉记者,电动三轮车内有吸尘器,可以清洁车身内部;外洗则通过车内的加压设备,用水枪喷出的水流冲洗。“车内水箱内有200升水,洗一辆车耗水30余升,一箱水洗6辆车没问题。”

  “洗车巾也分成大小几种,小的一块配合水枪使用,中等的一块只擦干车内,最大的一块擦干汽车表层,洗轮胎也有专用毛刷和洗车巾。”陈苏说,每辆车都用干净的洗车巾洗,用过的洗车巾直接放进回收箱内。“洗完车以后,洗过的水回收,尽最大努力,保持洗车处的洁净。”

  “我们现在学田辖区驻点,已通过微信朋友圈发展客户400余人,上门洗车的车辆已有3辆。”周勇坦言,公司运营以来,业务量逐渐攀升,“现在每天能接到20余单,如果加上增值服务,我们一刻也不得闲。”

  记者注意到,周勇和陈苏洗车时,都穿着迷彩服。小周说,在北京培训一个月,第一周就是军训,“每天穿着迷彩服,精神抖擞地参加军训,锻炼体能,也磨练了意志。”陈苏告诉记者,现在穿着迷彩服为客户洗车,感觉人很精神、干练,“也能给客户留下踏实能干的印象。”

  “当今社会,年轻人不但要有吃苦精神,还要有头脑,苦干加巧干才行。”周勇虽然文化程度不高,但已在社会上摸爬滚打了5年,思考问题较为成熟,“我们不是简单的洗车工,是‘移动’汽车美容技师,汽车饰内精洗、水晶打蜡等技能均已掌握。”

  目前,周勇是通过自己的微信号,与客户互动,做好相关服务。小周告诉记者,公司微信公众号即将推出,将更加方便为客户提供优质服务,“现在从学田这个站点已辐射到周边地区。”

  “‘移动互联网+’洗车业务前景广阔,我们称得上是这个行业内的‘轻骑兵’。”周勇自信满满地说,车主如将汽车送到传统洗车店,路上时间、排队等候时间较长,要花费较多时间成本和精力,“现如今,车主只要微信下单,我们就会及时赶到,完成洗车工作。”

  周勇告诉记者,他们现在还处于努力开发新客户阶段,准备在中南城再建一个站点,再招聘、培训几名“移动”汽车美容技师,“希望业务能不断拓展,让更多客户享受到上门洗车的便捷、优质服务。” 本报记者尤炼 本报通讯员汤建军


活动五-无极3注册平台1_1970高奖金官网 活动四-无极3注册平台5_1970高奖金官网just go 活动三-无极3注册平台4_1970高奖金官网 活动二无极3注册平台3_1970高奖金官网 活动一无极3注册平台2_1970高奖金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