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资讯

comprehensive
综合资讯
一个产品解放微信社群功能如果一个不行就两个
 

  这是一篇长文,我介绍了一家创业企业切入社群体系的两款产品,并且讲述了两款产品背后的产品逻辑。

  「老子有钱」和「一群」都是北京小月科技有限公司旗下的产品,两款产品分别实现了影响力变现系统和社群搜索功能,给微信社群功能提供了更大的空间,但这两款产品并不是单独存在的,而是在团队的蓝图里,共同构建成一个相辅相成的社群体系,而这个社群体系将解决一些微信的功能空缺。

  「老子有钱」 是一款非常容易理解的产品,在你的文章里塞钱,别人转这篇文章时,就可以拿到这篇文章的专属红包——显然这款产品除了可以奖励转文章的人,也可以让发布文章的人得到更好的宣传效果。

  但这样的玩法显然也非常容易被利用,而这个问题是无法在产品层面解决——其中的一个漏洞是分组屏蔽,比如转发者拿了钱,但是并没有把这篇文章转发到有价值的分组里,解决这个问题需要腾讯开放微信分组的接口,而这显然是不可能的。

  「老子有钱」团队并没有直接解决这个问题,而是找了一个折衷的点,在产品无法解决问题的情况下,他们利用了一些人性上的因素灵活地规避了问题,而这个人性的切入点背后,其实是对当今热门话题「社群运营」的思考。

  想像一下这种场景,你往你的微信群里丢了一个红包,希望大家拿了你的红包可以帮忙转发你刚写好的文章,但是,红包被领了,文章却没被转发几次,不谈红包里的那点钱,这种被好友辜负的感觉是什么体验?

  当然我们可以把这种辜负归结到「破窗理论」,然而当有人真的需要别人转发他的文章时,例如为某种谣言辟谣,或者是展示一些科研的成果,再具体一点,一个失业职人需要别人帮忙转发求职简历时,他要通过什么样的方式去解决扩散的问题。

  「老子有钱」的团队提供了一个把「先付费」转化为「后付费」的思路,也就是原本你的红包是给「人」的,但是现在你把红包绑定在「转化行为」上,——通过给文章塞钱的方式,保证只有转发文章的人才能获得钱。

  如果这个产品止步于此,那么并没有真正地解决问题,因为利益会催生作弊,而作弊会破坏整个模式的运转,一如「千里之堤毁于蚁穴。」

  这里我想用买水果的方式举例,这样会让大家更容易理解这个问题的严重性,大家也更容易了解这种解决问题的思路是什么。

  例如你买一个塑料袋装散桂圆,但如果袋子底上有个洞,那么就会发生一件很惨的事情——虽然那个洞的大小只够通过一个桂圆,但是第一个桂圆漏下去之后,第二个也会漏下去,紧接着你的所有桂圆都会漏到地上去,所以虽然只有一个漏洞,但是却会造成整个塑料袋的功能失效。

  我是一个技艺精湛的程序员,有一次,我听说了「老子有钱」这样的模式,我大喜过望,写了一个程序专门找这种有红包的文章,然后又写了一个程序,只要找到这种文章就大肆转发——之后我就不用再工作了,我坐在家里,有无数的文章作者给我打钱养活我。

  这其实是一个死循环,每当你提出了一个「做了 XX 就能赚钱」的模式时,就一定会有人研究「怎么利用漏洞快速批量地 XX」,尤其是现在写代码的门槛并不高,程序员起了个念头,可能几个小时后执行出来了,然后只要「批量地 XX「,「做了 XX 就能赚钱」的模式就会被毁掉——最终形成一个没有出路的死循环——

  假设我们现在去买水果,手上提了一个有洞的塑料袋,结果在买桂圆的时候我们发现了这个洞,那么我们有可能直接把这个塑料袋扔了,而这个塑料袋象征的就是有漏洞的「老子有钱」。

  问题在于,苹果梨子这样大而实在的水果,是不会受到那个小洞的干扰的,而对「老子有钱」团队来说,他们有可能会因为用户在买桂圆时的错误体验,造成了他们苹果梨子的用户流失,这无疑是很得不偿失的事情。

  那么,问题变成了这款产品中最核心的问题——怎么保证苹果梨子的买主不会因为一个小洞放弃这个不影响使用的塑料袋?

  其中一种方法自然是减小漏洞,把漏洞堵住,这样用户眼里的塑料袋就是完美的,自然什么都可以装。

  如果水果会从洞口漏掉,那么增大水果本身就可以了,我这么说不是说把弹珠大小的桂圆变成苹果那么大,而是将选择水果的义务施加到购买者头上,保证每个购买者都只会购买大个儿的水果。

  那么,怎么让用户一眼就明白,这个塑料袋不是用来装桂圆的呢——答案很简单,那就是把塑料袋全身都打上桂圆大小的洞,让他变成一个「网兜」,用户就会很容易明白,我这个网兜是不能装桂圆的——但是装苹果好像没问题。

  「老子有钱」团队其实是用这种思路解决了「作弊」的问题,如果作弊本身是无法逃避的,那么把甄选作弊的义务转移到发布文章的发布者身上,那么这个问题在解决之前就被规避了。

  打个比方,当「里面有钱的文章」出现的时候,肯定会有人产生这样的想法——新建一个没人的分组,把文章转进去,这样就既完成了任务,也拿到了钱,还不会打扰我的好友,一举三得,然而这样的转发显然是没有传播力的。

  针对这种情况,「老子有钱」设立了一种拉黑机制,发出「转发任务」的人(简称为「塞钱人」),可以从后台看到转发的最终数据,如果他发现其中有人带来的阅读量很低,那么他就可以拉黑这个人,当一个人被三个「塞钱人」拉黑时,他就会被整个平台拉黑,从此他无法从整个平台获得任何一笔收益。

  即——我们的目标用户是买苹果的人,我们卖给他们网兜,而他们不会用网兜买桂圆。

  除此之外还有一些别的系统漏洞,「老子有钱」都采用了类似的思路进行了规避,例如可能会有人开小号去分享带钱文章,又或者存在加很多个群,专业分享文章赚取收入的人,「老子有钱」团队都使用了相似的策略——

  如果这个产品有作弊的空间,而我们又无法杜绝作弊,那我们只要让会作弊的人不用我们的产品就行了。

  「这样就既可以鼓励一部分人用影响力变现,又阻止了用户出于私欲破坏这个系统运行的基础。」

  当你看到这个体系的时候,你的第一反应很可能是「这不就是个发红包的应用嘛」…… 诚然这是一句事实,也是我在采访这个团队之前心里过得最多的念头,但如果你看一下 BAT 的切入点,发出的感慨也能是「这不就是个搜索引擎嘛」、「这不就是个 IM 聊天工具嘛」或者「这不就是个网上买东西的地方嘛」。

  但这些基本内服务内容一旦深入挖掘其功能,就有可能发现不一样的天地,比如「老子有钱」提出了和社群结合的构想,起初我的表情也是:

  毫无疑问,这样的群主是比较无辜的,所以实际上,这些群主都会有一些来自于群的灰色收入(这点不用他们告诉我,我自己也知道)。

  最近 QQ 群也有收费进群的服务,也就是 QQ 群可以设置入群的金钱门槛,一个人想要加入一个有门槛的 QQ 群,需要缴纳 1-20 元的入群费,而这一点,足以证明了运营一个 QQ 群的是具备价值的。

  当然,就算是 20 元的收入,与一个 QQ 大群的群主的利益相比仍然不值一提,事实是,一个 300 人的垂直群群主,依靠群获得 20 万年收入轻而易举,这事的门槛首先是你要有能力聚集 300 个人,第二你要有能力保持 300 人群的活力,这两点都是很高的门槛。

  实际上,运营一个社群的价值远不止于 20 万,李笑来老师有一个收费群,每多 100 个人,收费就增长 2000,也就是前 100 个人收费 1000 进群,第 101 人交费 3000,第 201 人交费 5000。

  现在他的群里一共有 260 人以上,随便算算,他靠这个群的收入也超过了 70 万,现在也仍然有人源源不断地加入这个群,而李笑来老师称,这笔入群经费并不是他的目的,他的目的是,通过建设这些群,创造「意外惊喜」,也就是说,他对这个群的期待远远超过 70 万本身。

  但是难能可贵的是,「老子有钱」团队发现了一个「微信」的细节——微信没有群搜索功能。

  下面这条逻辑推理是我自己想的,仅作为参考——在这里,首先向前辈们致敬,希望晚辈的一些观点不会让前辈们觉得唐突:

  微信没有群搜索功能很可能不是一个疏漏,而是著名产品经理张小龙的产品价值观造就的一个结果,因为张小龙的产品理念之一就是产品要足够「克制」,如果一项功能没有足够的必要,他就不会添加了。

  这么多年了,我还在做通讯工具,这让我相信一个宿命,每一个不善沟通的孩子都有强大的帮助别人沟通的内在力量。

  实际上微信在「群」这个产品设计上的逻辑是非常严谨的——微信群相当于同时具备 QQ 群和 QQ 讨论组两个功能,而这两个功能是可以同时体现在群功能上的,比如如果你把微信群当讨论组用,那你把他放那就行了,等到群里有人说话,群自然会刷新到所有对话列表的最上方,如果你把群当交流群用,你可以把这个群置顶,这样你就可以快捷地跟朋友们交流了。

  张小龙的确利用人的心理把两种功能融合在一个产品上,但是我想,正是张小龙这种对产品的克制导致了微信群没有搜索功能。

  如果你们看 QQ 这款产品,它的群讨论也是分为两类的,一类是讨论组,一类是 QQ 群,讨论组是不可以搜索的,而 QQ 群可以,因为 QQ 群和讨论组有很大的区别——讨论组是临时的,而 QQ 群是长期的,因此为 QQ 群提供一个搜索功能就很有必要。

  而微信上的讨论组和群功能是不分家的,根据我个人的看法,这是因为张小龙的设计理念,但是这就导致如果微信推出了群搜索功能,那么当搜索一个类别的群的时候,比如搜股票,你有可能先搜索出来一批讨论组,而真正有价值的群你是搜不到的,如果微信改善搜索方法,就会又涉及到一系列架构产品逻辑的问题。

  所以微信的「克制」阻挡了微信在「社群」概念上的进一步发展,我猜,这可能不太礼貌——张小龙可能是个很善于打破人际交往壁垒的人,他能找到其中的痛点,但是,他可能对维持长期的人际关系并没有很丰厚的经验(这只是猜想),或是没有足够的信任,出于克制心,群产品就在这一步停滞了。

  我为什么要提到群搜索功能呢,因为很简单,「老子有钱」团队开发了一个类似的工具。

  用户需要自己填群资料,然后上传,之后「老子有钱」团队会在后台审核,审核完群主就可以拥有一个长期的推荐位——是的,又是同样的解决问题的逻辑,在审核这一关就卡死了大部分拿群当讨论组用的人,而获得推荐位的群,基本都可以保证是长期的有意义的微信群。

  但是这个数字可能会让大家意识到什么——我们可能 99% 的人都没有听说过的这个网站,现在已经注册了 600 个微信群了,打个很简单的比方,

  搜索系统依据是群名称和群标签,用这种方式确立搜索逻辑,点开任何一个群,用户就可以和群主交流,或者直接加入群:

  实际上,「社群」概念的热度正在不断升温,我们可以发现这是一个很多人能不断获得说话权的时代,自媒体此起彼伏之后更自由的概念「社群」随着微信的使用率进入我们的生活。

  「一群」和「老子有钱」是两个产品,「一群」可以推荐「社群」,为「社群」体系带来流量,注入活力,而「老子有钱」可以为社群增值,使社群的价值变现。

  这两个产品其实是「互相相互」影响,两个产品构成一个闭环,让「社群」体系可以螺旋性上升。

  比如我是一个广告公司的老板,现在甲方推出了一款新的越野汽车,希望我们帮忙宣传。

  当然宣传有无数的手段,你可以去央视打广告,也可以去电线杆上贴标签,跳过广告学专业要学的内容,我们知道广告的重点之一就是精准投放——那么我们假设存在一种社群,这个群体里囊括了所有喜欢越野车或拥有越野车的人,把广告投放在这里效果会不会比去央视烧钱性价比高呢?

  这样的社群是否存在呢?也许我们现在没有那么大的群,但是根据「六度空间」理论,当影响力到达一定层级时,我们就可以通过人际关系覆盖到所有和越野车相关的人,那么我们的第一步目标,就是找到一个和越野车足够垂直的群——这就要用到「一群」的功能,也就是群搜索。

  有趣的是,「一群」令人厌烦的登记和审核门槛也形成了专业门槛,长期来看,缺乏价值的群自然也缺乏足够的动机在「一群」上登记和过审。

  那么现在我们用「一群」找到了我们要的群体,下一步就是让群体里的人尽可能参与转发,这样怎么办呢?

  人际关系自然是一种方式,但最快捷的当然是给钱,这就要用到「老子有钱」的有偿转发功能——需要注意的是,当你为一个专业群提供这项功能的时候,你给出的红包价格自然也是一个取决于供需关系的价格。

  下面我是一个越野车爱好者,我认识很多爱好越野车的人——这是必然,我们有共同爱好,就有圈子,就有江湖。

  当广告商一轮转发结束之后,我在我的朋友圈里看到了多条这家越野车公司的广告——于是毫无疑问,我会怀疑这些广告背后有人在推,于是我在自己的爱好群里问了一下,发现没人知道。

  那么我就会想要去找到这样的群,加入这样的群,这时,我就需要用到一群的「群搜索功能」。

  比如我是运营群的人,我和广告公司合作,但并不打算让他们进入我的群,因为把守住群入口是我的「权利」,所以他给没给我钱另谈,但是「塞了红包的文章」是必须由我来发的。

  那么我怎么知道群里的人是怎么干活的呢?我可以通过「数据」来观察,而数据是「老子有钱」通过后台管理的,我可以通过后台查到每个人的转发带来了多少阅读量。

  那么,假设我有 3 个群,每个群有 200 个人,但每个群只有其中的 10 人每个人都带来了上千流量,但他们和其他人拿了一样的钱,因为红包是均分的。

  那么,显然我会把这 30 个人拉进一个群,而这 30 个人作为一个精英影响群体,将在「一群」再次登陆,形成一个更强大的影响群,均分更高的广告费——这个「社群」的形态就上升了。

  与此同时,我们可以发现,所有有能力的人只要进入这个闭环都可以获得自己想要的东西——广告商可以获得高性价比的服务,群成员可以获得转发收益,群主可以获得运营资金,普通人可以得到精准投放的信息,所以这个闭环里的每个人都有足够的理由留在闭环里,并不断推动「社群」体系的进化。

  最终「社群」在「老子有钱」和「一群」两者的辅助下,形成了螺旋上升的产品。

  我这么说不是说这个产品不存在,而是「老子有钱」团队的主力产品其实是一个旅游系的产品,这是我采访前没有想到的——这款产品叫做「叫地主」,是一个 APP,在「App Store」和「Android」平台都有上架。

  「叫地主」当然不是一款线上打扑克的产品…… 而是旅游产品,产品逻辑很直接——一些来当地旅游的人也许不需要非常专业的导游,因为首先导游是职业的,他们要收费养活自己,所以价格相对高昂,第二导游更懂一些景点上的知识,但对于当地一些比较特色的项目是否了解就需要打问号了——而在这点上,一些当地人(地主)就更容易解决这个问题,「叫地主」也希望能在这个角度解决一些深度游的需求。

  「叫地主」的模式更重运营以及如何解决运营问题,对一个资金和人手都不算充裕的小团队来说,这个问题可能并不好解决。 关于这些,「老子有钱」团队给我的答复是,他们认为这个并不是很大的压力,因为他们的成员之一——COO 具备非常丰富的线上运营经验,曾经运营过很多粉丝过 10 万的微信公众号,所以他们并不惧怕竞争。

  因为 App Store 的审核机制,「叫地主」上线的过程比较坎坷,之后他们用空余时间做了「老子有钱」这款产品,没想到「老子有钱」迅速火爆,吸引了大量的用户。

  「在这个背后有一些我们一直在忽略的因素,」「老子有钱」团队的 CEO 肖龙说,「比如 COO 提到的社交的货币化……」

  COO 接道,「是的,我认为社交最终的价值仍然会体现在货币上,所以怎么让社交价值在货币上有所体现才应该是关键。」

  当然关于这点,笔者本身持保留意见,不过事实是「老子有钱」上线没多久,就坐拥了大量的粉丝,甚至已经快要超过先上线的、产品比较重的「叫地主」。

  「所以『老子有钱』其实是我们在社交工具上做的一个实验,」肖龙说,「我们是想试一下社交货币化到底能带来什么,没想到效果这么明显,这简直出乎我们的意料,我们打算再看一段时间,如果可能的话,我们会把这种模式和『叫地主』的模式结合,看看能不能唤醒『叫地主』的活力。」

  最后,肖龙告诉我,没有什么产品是可以一蹴而就的,所有人都是一边走一边探索,真正的先知是几乎不存在的,所以,他们已经做好了和其他人竞争的心理准备——「反正也逃不开,迎面接受吧。」


活动五-无极3注册平台1_1970高奖金官网 活动四-无极3注册平台5_1970高奖金官网just go 活动三-无极3注册平台4_1970高奖金官网 活动二无极3注册平台3_1970高奖金官网 活动一无极3注册平台2_1970高奖金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