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新闻

Industry news
行业新闻
百度的闭环:搜74个结果51个是百家号700亿巨头成
 

  “树大招风”这四个字,形容百度再合适不过。如今风波不断的百度再一次陷入舆论漩涡。 几天前,一篇《搜索

  “树大招风”这四个字,形容百度再合适不过。如今风波不断的百度再一次陷入舆论漩涡。

  几天前,一篇《搜索引擎百度已死》的文章质疑百度已失去搜索引擎的基本功能:除了导向付费广告,就是导向自己的百家号内容,这种做法令诸多网友不悦。搜索引擎是日常获取信息的重要入口,百度则在其中占据着举足轻重的位置。

  在中国,互联网的开放似乎是个悖论:BAT互相屏蔽,百度搜不到淘宝天猫的商品,微信打不开淘宝链接,百度只出不进,眼看流量流失。最终,它选择把流量蓄积在自己体系内:要么导向百家号,或在移动端卖广告;要么导向百度智能小程序,用电商变现。

  万维网之父蒂姆·伯纳斯-李说过,互联网建立最初的开放精神,今天已荡然无存。头部公司已蓄积了太多流量。

  人们相信,百度已经无法干净的履行搜索引擎的功能了。在一篇10万+的文章《搜索引擎百度已死》里,媒体人方可成描述了自己的经历:在百度搜9个新闻线个不来自百家号。“百度已经可以改名成‘百家号站内搜索了’”,方可成不无悲哀地说,偌大的一个中文互联网,竟无一个搜索引擎。

  在这一天,百家号成为封闭负面的代言词,而百度百家大会正要举行。百度火速回应:全站内容只有10%是百家号,并且也是来自190万权威媒体的。但方可成更表示诧异:10%还不少?况且人们通常只看前几页,如何排序这些内容,是百度决定的。

  人们争议的焦点是,搜索引擎是不是百度的私产,以至于能用它来打造“商业闭环”,即使阻碍了信息流动?在中国,人们除了百度之外,并没有多少搜索引擎可供选择:谷歌已在2010年退出中国,而必应在2019年1月短暂被封。根据GlobalStats的数据,在中国,百度占搜索引擎70.33%的份额。

  对百度来说,最核心的盈利方式是卖广告。在2018年三季报里,当季282亿元总收入中,80%来自广告(包括爱奇艺)。卖广告需要流量,而百度的流量自2014年第三季度,移动端就已超过PC端。百度想在移动端同样保持流量增长,方法就是搭建自己的内容平台,把流量圈在自己生态里。

  这个内容平台就是百家号。2016年底百家号成立,2017年砸100亿元给内容创作者,鼓励他们把内容搬到百家号上。

  解决了内容后,百度的下一个难题是分发。它学起今日头条大搞信息流。2018年初,李彦宏激动地向人们宣布,今年将以信息流为重点。他透露:Facebook曾和百度谈过合作,当时扎克伯格就对自己强调,信息流必须要进来。

  在组合拳下,百度终于留住了移动端的用户。根据2018年11月的数据,手机百度实现了1.6亿日活,其中信息流贡献的日活超过1亿。

  有人认为,百度有自己的苦衷:在它诞生的2003年,互联网C端用户还没有付费能力,百度只能向B端卖广告。在最近几年,百度一直没做出爆款C端产品,无法从外部获取流量,急需留住流量。

  中国的特殊生态也导致百度不得不“自私自利”。在美国,电商商品并不对搜索引擎屏蔽。根据“互联网女皇”玛丽·米克的报告,要发现一个电商商品(以亚马逊为例),只有49%的流量来自亚马逊内部,高达36%的流量来自搜索引擎。在中国,互联网流量在巨头之间却并不互通。

  对互联网流量来说,变现的方式分为广告和电商。百度在电商方向亦有想法。2018年7月,百度在AI开发者大会上祭出“智能小程序”,它全面开放了AI能力,但更重要的是可以无缝衔接电商。在当年双十一,百度智能小程序自家网站上,有这样一句话:购买过程中不用再跳出百度APP去打开京东APP,而是直接使用智能小程序完成从选购、下单到支付的全过程。

  根据百度的说法,智能小程序做电商似乎颇有希望。2018年11月的百度世界大会上,其宣布百度智能小程序月活已突破1.5亿。

  对此,微信小程序统计机构的一位人士对《财经天下》记者调侃:你见过有人用百度小程序吗?他表示,百度的小程序最让人看不懂:做电商做不过淘宝小程序,做内容做不过微信公众号。百度想用小程序做电商变现,道阻且长。

  百度即是原罪。在中国,人们真正愤怒的是除了百度别无选择。而混迹多年后,李彦宏也成孤家寡人。

  1999年,李彦宏和徐勇创立了百度,次年做到国内搜索引擎份额第一。他们正赶上科技股灾,自己没有盈利模式。李彦宏执意要做竞价排名,和董事会大吵一架,徐勇离去。李彦宏提起这段日子毫无怀念,称自己是招了5个程序员写代码,因为自己有竞业协议,自己写有风险。此后李彦宏不满他们“不安心搞技术,开始对管理工作感兴趣”,百度七剑客相继出局。

  许多年后,有媒体观察到,李彦宏看到一篇描述七剑客相继出走,自己成为孤家寡人的文章,情绪非常低落。

  顺着卖广告这条路,百度的总市值在2014年攀上历史高点251.99美元。在百度太子李明远的带领下,这家公司凭着LBS和云两条绳索,向移动端的大方向迈进。

  2016年5月,魏则西的死戳穿了泡沫。这位西安电子科大的大学生,在百度搜索病症后,进入莆田系医院治疗身亡。而莆田系每年贡献给百度超过100亿元的推广费用。百度最核心的盈利模式,“竞价排名广告”,此时被指是吃人血馒头。在曝光三天后,百度市值大跌70亿美元,自此进入寒冬。

  错失了移动互联网的先机,百度不能再错过下一波浪潮。2017年1月,李彦宏挖来陆奇,担任百度总裁兼CEO,这位为华尔街熟悉的高管将百度股价拉回250美元以上高点。他坚定推行AI战略,主持了百度自动驾驶Apollo和智能助手DuerOS平台,并理清了百度内部盘根错节的部门纠葛。

  就在百度大刀阔斧创立AI创业项目,股价一片大好之际,2018年5月陆奇宣布离开经营岗位,只保留董事席位。当日百度股价大跌7.4%。李彦宏则强调,自己从未说过All in AI这种话,百度大部分资源还是在搜索和信息流上。伴随搜索派向海龙等人的升职,这让许多人对陆奇的离职浮想联翩。

  同样让外界不安的是李彦宏夫人马东敏的回归。2017年初,在陆奇上任之际,马东敏进入百度担任CEO特别助理,负责投资、人力资源和市场公关。这意味着她把控着百度人事权,而百度财权亦不在陆奇手中。一改陆奇“新风会”的透明风气,马东敏被媒体描述为垂帘听政,帮李彦宏紧握公司控制权。一家市值超过700亿美元的互联网龙头变成了夫妻店。

  自魏则西事件后,百度就一直活在人们的冷嘲热讽中。酷玩实验室、粉笔网张小龙、GQ实验室和搞笑博主“七点半的独角戏”相继被百度起诉,索赔均在500万元起。其中GQ实验室发表了文章《百度一下,你就完了》,七点半的独角戏则在微博调侃了百度与莆田系的关系。索赔500万元亦有讲究:即使告不赢,所花的律师费一般是26万元,对个人博主亦不是小数目。网友对此愤怒地评论,魏则西事件后想抹杀过去?

  为了扭转百度形象,李彦宏也曾赤膊现身贝爷生存节目,带女儿上台大秀亲情。但在他内心里,他似乎从不承认魏则西之死是百度过失。在内部信里他闭口不谈社会责任,只谈公司业绩;在极客公园大会上,他亦将魏则西之死归咎为“用户分不清哪些是百度的,哪些是百度外部的”,认为将手机百度改名百度就能解决问题。

  曾让百度股价陷入低谷的炸弹,至今潜伏在它体内。2018年4月,《南方都市报》发现,百度被严令整改的网站竞价排名,似乎在移动端上使用不同的显示标准,以致比PC端更猖獗。2019年1月,根据《财新》报道,一位海外医疗机构高管称,百度因为增长压力过大,又去找医疗客户接洽竞价排名推广业务。

  AI虽面向未来,却需要大笔投资,短期不能盈利。而百度维持近20年的盈利模式,如今已摇摇欲坠。这像一个悖论:人们使用百度的服务,恰因没得选,用户不满就随使用深入不断累积。百度还将霸占国内搜索引擎首位多少年?这也成为众多网友最关心的问题。

  标签:天猫 京东 谷歌 美国 李彦宏 小程序 互联网 信息流 媒体人 手机百度


活动五-无极3注册平台1_1970高奖金官网 活动四-无极3注册平台5_1970高奖金官网just go 活动三-无极3注册平台4_1970高奖金官网 活动二无极3注册平台3_1970高奖金官网 活动一无极3注册平台2_1970高奖金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