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新闻

Official news
公司新闻
圆桌论坛:网红IP当道 内容换流量 营销为成交
 

  12月8日,由九宇资本、智东西、犀牛之星、极果、六合咨询共同主办的“2016智能+未来峰会”在北京北京JW万豪酒店揭开大幕。在这场近六百人的行业盛会上,来自投资界、创业圈和产业链各方40余位大佬登台演讲交锋,围绕“新经济、新智能、新三板”主题,探讨产业变革中的投资机会、人工智能时代下的新消费模式、汽车的智能化未来等,带来最前沿的实践、思考和判断。

  在下午的圆桌论坛环节中,极果创始人兼CEO 刘鹏、一下科技副总裁 何一、如涵创始合伙人/CEO 冯敏、未来时刻CEO 郑萱、网星梦工厂厂长 夫子姜、道有道合伙人/CMO 刘仁刚、未来时刻头部网红 王岳鹏与伙伴基金创始人 李佳宇就“新消费,新模式”的主题展开了对话和讨论。

  极果创始人兼CEO刘鹏认为,驱动网红背后有两个逻辑:第一个是媒体的反垄断,第二个是媒体形态的演进。

  刘鹏表示,网红经济有四个层次:第一个层次是依附于某个平台的网红,他的价值相对在网红经济当中是属于金字塔相对底端;第二个层次则是有自身品牌的网红,可以生存在各个平台上;第三个层次基于某个需求产生的垂直网红平台,由数百个或者数千个网红承接用户需求;第四个层次则是可以保罗万象的平台,这是最厉害的。

  此外,他还表示中国都将诞生一大批中国的自己的优质品牌,目前手机领域以及无人机领域都有很好案例。同时所有的优质品牌都会涉及到内容产业,但由于企业自身内容生产的不专业性,非常需要极果这样的平台来满足需求。

  网红崛起的原因,在信息传播过程中,我们的审美、价值观的传播是单向传播的。我们的传播载体不依赖之前的形式,现实生活中每一个人都是互联网中的一个节点,在这个过程中,最有表现力的人才会成为网红。当移动视频来临的时候,移动互联网的用户发生了很大的改变。但是现在一个二人转演员可能比一个高材生有更好的表现力。我们的互联网用户再发生大的改变,在这种条件下,所谓的网红的经济就是大众文化的崛起。

  一下科技不同的产品都是相互关联的,例如前一段的蓝瘦香菇,在视频平台上红了之后,又转到了其他平台。我们产品与产品之间已经形成了一个产品矩阵,我们用户结构是可以在不同的产品之中进行引导的。

  此外,一下科技未来会锁定在移动视频领域,在这个时代,我们的用户发生了变革,我们发现更多的用户和老人在观看这些小视频,也许未来我们还会通过移动视频来推动网红经济的发展。

  我们是做传统供应链起家的,对供应链的需求和深入都是很深刻的。14年流量成本推高之后,我们发现网红自己发一些穿衣的内容,很容易吸引粉丝,发现机会后就果断转型做定制服装。我们认为新的零售品牌会呈现出一个新的特点,是商品嵌入在内容之中,在结合上大数据,会产生新的融合。

  随后在内容上面是我们非常关注的一块,我们做了三件事情,来提升传播的效率,来降低内容传播的成本。比如说我们自主研发过一个APP,为网红生产和制造内容来做服务的。同时,企业内部也有一个ERP系统,来整合红人的信息与产品信息。用户可以看到

  网红经济最核心的是网红,网红最核心的是人,做好这个生意,最重要的是对人的洞察和理解。从媒体的发展到现在,旧的媒体,从报纸、广播到现在,网红是一个特殊的存在形式,具有高度的独一性、排他性的媒体,在这里,我觉得网红经济最重要的是对人以及人性的洞察。

  用户洞察是什么?网红最核心的是人的洞察和理解。人分为两块,一是用户,二是网红。在网红这边,我们帮助网红实现,网红需要有鲜明的特点,我们要发掘红人的特点,将他们的特点用适合用户的方式表现出来,帮助他们在这个路上自我实现。网红的能力就是看有多少人喜欢,我们需要知道用户喜欢什么以及为什么。我们需要了解用户有多么信任你,这些是变现的关键。

  对网红的发展见证的比较长。我们最开始其实不叫座网红,叫做大号。前天的时候有段子手,到去年才开始把这个叫做网红,可能跟我刚才说的网红还不是一个概念,我们说的是一个狭义的网红,你的IP是一个脸的大号。网红其实就是一个概念,就是粉丝经济,其实就是你的内容能够吸引粉丝的关注和喜欢,任何互联网产品都是来自于线下,在线下能够走得通。在线上也是能够走的通的,社交媒体绝对是社交媒体的一个大的方向,

  在社交媒体上,真正要做到有影响力,一定是要有优质的内容,去年一大批长得可以的脸,可能到了明年就不行了,要持续下去,就需要有内容才行。

  网红代表的是IP,IP代表的就是流量,那么电商实际上代表的就是变现,这一件事情,一下科技,包括龙总,包括我的老同学,他们讲的非常好,其实这个模式很多年前就有,无论现在换了一个名词,流量变现,我们道有道是做广告的,我们流量变现,那么媒体来讲可能叫IP变现,或者叫价值变现,或者粉丝变现,其实殊途同归。

  红人在各个时期都有,比如雷锋。但是加上了网络的话,跟传统红人有一个相同两个不同。相同:有特质,例如长得好看,有内容能力。不同:传播载体不同,去中心化,之前与粉丝是离散的,现在的网红与粉丝是有联系的。

  第一个时期,文字时代的网红,靠出版挣钱。第二个时期,博客、论坛时代,靠事件炒作、曝丑闻来挣钱。第三个时代,富媒体时代,例如罗胖、papi酱,网红从广告变到了电商、打赏等方式挣钱。

  怎样获得粉丝?做自己、带给大家内容、保持朋友关系。现在是一个看内容的时代,你一定要带给大家什么东西。现在所有的网友更多的是想学到更多的知识,但是我们的内容与其他的还不一样。我会以朋友的身份与交流,不会硬性推销。你来看我的微博会获得一些在生活上得不到的东西,在得到了知识的同时还能进行互相的交流。

  主持人:我们这一块主要新经济版块里面的网红经济,最近一两年之内成为很火热的话题,这次其实我蛮紧张的,之前我的角色都是这个角色,都是坐在这,之前创业的时候都是坐在这,这次一起打造这么一个网红的版块,我作为主持人,把第一次献给了你们,说到网红经济,最近几年真的蛮火的,特别我身边有一个特别典型的这么一个情况,越来越多,身边很多朋友,特别是女性朋友来找我,说她们想买钱夫人的衣服买不到,想买衣服买不到,找我,我找到老板们把订单一对一的发过去,达到了货品抢购一空的状态,不是买,是抢,网红经济已经到了这种地步。

  我的火爆基金过去的一两年专注于投资网红经济,也是我个人比较看好,为什么看好?其实不是我来讲,我觉得大家后面的对话中,来共同探讨这个话题。我觉得让在座的每一位,这里有不同的代表,我们有网红经济的创业公司的代表,包括王岳鹏网红,目前是新浪微博美妆类的网红,粉丝数量也是几百万级别的,也是媒体方的代表,秒拍和E直播,还有流量方的代表,道有道,两个刘总,接下来我觉得每个人先谈一谈对于网红经济的看法,未来时刻郑总开始。

  郑萱:大家好,我是网红经济公司,我们公司叫未来时刻,那么其实我们公司的成立时间不长,大概今年年初到现在,那么基于其实现在对网红经济这样的一个,也是风口,其实我们的理解是说网红经济其实最核心的是网红,那么网红其实最核心的就是人,那么要做好生意是对网红的洞察和理解,这是最核心的。

  我们其实都知道,从媒体的变迁发展至今,旧的媒体,比如我们早期的广播和报纸,然后到电视到后来的这种互联网,那网红其实是一个比较特殊的媒体形态的存在,那他其实是现在具有高度的独一性,高度的排他性的这样一个媒体,那么网红的经济在这个里面体现的其实这个媒体对于流量,对于用户的忠诚度,以及他们后期的商业变现所起到的价值作用,这里重申那个观点,我觉得网红经济最重要的是对人,包括人性的这样一个洞察,这是我的观点,谢谢。

  主持人:谢谢郑总,下面有请郑总公司的合作伙伴,王岳鹏,美妆类的网红,给我们讲两句他的看法。

  王岳鹏:我就是传说当中的网红,很多人应该第一次现场看到所谓的网红吧,我就谈一下关于我作为网红本身的一点感受,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会成为大家口中的网红,然后我之前很长一段时间也觉得网红到底是什么意思,今天也觉得网红是一个贬义词,后来其实我开始走到网红这一条路上,其实是源于没有事在家闲着发发微博,和大家分享我的生活,包括美妆,一些生活当中的小技巧和小窍门,以及我的看法,慢慢网上分享,直到看你的人越来越多,慢慢的成为大家所谓的网红。

  我觉得我在网络上跟大家的关系更像是那种朋友的关系,就是你可以跟我来发问,我可以回答你的问题,就是生活你在申办的问题,不是说网红是离你很遥远的,就像现场,我就是在大家旁边,我也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包括网红经济的话,我也觉得是一个有血有肉的这样一个感觉吧,一些品牌和我的关系,一些品牌不知道下一季出什么,如果我会出什么,会问大家想要什么,我的想法和大家的互动,最终我做出来的东西是和关注我的人共同的产物。

  夫子姜:我是网星梦工厂,我们之前一直是在做社交媒体推广这一块的,对网红这一块整体的发展,说实话还是见证的比较长的,因为我应该是六七年前就在行业里面走了,我们最开始其实不叫网红,最开始叫大号,后来慢慢的,变成意见领袖,然后到前天的时候,可能又段子手,然后到去年才开始慢慢的,大家把这些都叫做网红,可能大家我们现在,今天讨论的话题中间说的网红,可能跟我刚才说的网红还不是一个概念,现在说的网红,应该是比较狭义的网红,能够把脸漏出来的,你的IP是你的脸的一个大号,之前说的网红,段子手和意见领袖都可以叫做网红。

  网红也好,明年叫网绿,后年叫网紫也好,就是一个概念,粉丝经济,你的内容能够吸引到一批的粉丝关注你,来喜欢你,其实任何互联网的产品都是来自于线下,其实这就是线下的追星,粉丝那一块的经济,延伸到互联网来,在线下能够走得通,我觉得线上也是能走得通的,而且随着互联网的发展,我个人觉得社交媒体绝对是今后十年互联网特别大的方向,社交媒体上面,真正的要做到有影响力,有人喜欢,有粉丝追捧,那绝对就是通过内容,肯定这样的网红,这种优质内容的这样的网红,绝对才能长久。

  可能今天今年,或者说去年,我们一大批的长的还算可以的那些脸,这种IP出来了,可能到明年他们就不行了,要持续下去就是内容,而我们公司一直关注社交媒体,专注做内容这一块的,就像他们说的大的网红公司不一样,我们都是从零开始给网红做孵化,公司旗下有一百多号网红,应该有二三十个都是零到一百多万的粉丝。我们都是通过优质的内容,我们在长沙那边有大的影视基地,专门给这些网红做大量的内容,去做孵化,我坚信内容绝对是今后网红的一个绝对的深耕的方向,谢谢。

  龙姿吟:我是如涵控股的,我们公司主要是运营了几个比较大的网红品牌,可能大家听过张大亦是我们头部网红,是基于信任和情感连接形成的魅力人格体,网红经济就是商业化资本化的过程。

  我们公司主要做了三件事,我们关注魅力人格体魅力能力,产品能力还有运营能力,有三块对应的业务,第一块是网红经济业务,我们对网红的整体社交资产进行一种综合性的变现,不仅仅是电商变现,我们还投资泛娱乐领域大的IP也好,内容也好,做一些综艺网络大电影方面的布局,然后其次我们做的是TP待运营,做店铺的运营和社交媒体的运营,做粉丝运营,深度的用户运营。第三块就是做供应链,好的内容创造者和好的产品生产者匹配更好的供应链。

  何一:我是一下科技的何一,大家熟悉我们旗下的产品,作为网红工厂,我们对于网红的定义可能跟市面上目前媒体报道的网红还是有比较大的差异。无论KOL,还是段子手,还是漂亮的脸蛋擅长化妆或者投资等等,在我们眼里都是网红,刚才看前面的嘉宾讲到网红之所以崛起基于信息传播过程当中我们过去所有对于传统文化和审美偏好和价值观的偏好是单向传播的,这个时候五千年来都认同的价值观是有延续性的,当我们的传播载体不再仅仅是依赖于原有的比如说广播电视等等这些东西,那会发生什么?

  发生其实我们现实生活当中每一个人都是互联网上的一个结点,这个时候所有的多元化的价值观都会网上出现,那么这个过程当中能够在各个垂直领域崛起的最有代表性的和表现力的这一群人,他们一定会成为所有这个垂直领域的领导人,那么他们是网红。第二点我想说的,尤其是当我们的移动视频来临的时候,我们的移动互联网用户发生了很大的改变,过去可能要写很好的文字,能拍很好的照片也是网红,但是今天我们会发现可能一个二人转演员可能会比一个名校的高材生有更强的视觉表现力,这个时候不需要写很好的文章,不需要讲大道理一样可以成为网红,所以我们互联网的用户发生大的改变,我们的价值观念发生大的改变。

  那么这种前提条件之下,我认为所谓的网红经济其实是大众完全的崛起,非常巧的一点,今天消费升级来临你会发现在中国的长期以来的一个品牌稀缺性还是比较大的,所以像我们看到,比如说如涵,这样的品牌能够迅速的崛起,是我们平台方对于网红经济的看法,谢谢。

  刘仁刚:今天谈的话题是分成两个概念,一个是网红,一个是网红经济,网红的话题,其实如果去掉前面的定义,红人是在各个时期都有的,我们小时候的红人是雷锋、赖宁等,加上网络红人的定义和传统的红人有一个相同两个不同,第一个相同都有一个特质,可能是颜值,可能是品格,可能是特长。两个不同,不同的话传播的载体不同,一个中心载体和去中心化,粉丝的黏着力不同,传统的时代红人离散的,和粉丝没有办法建立起联系的,在网络时代和红人之间是可以由流量的获取,红人和网络红人之间的不同。

  网络红人的概念坦诚来讲国内很长的时间了,可以追溯到1994年,那个时候还在幼儿园或者刚到小学,1994年到2000年中国网络红人的第一个阶段,中国网红的代表,比如说安妮宝贝,比如郭敬明,那个时代网络的沃土是一些文学的论坛和文学的网站,典型的比如榕树下,那个时期的网红要实现网红经济主要依靠出版,当然后来有了这种大的IP,比如说七月与安生,比如小时代等等,这是第一个时期,纯文字时代。第二个时期的线年,这个时期典型的代表,包括有天仙妹妹,芙蓉姐姐,包括奶茶,这个时期的沃土主要是一些以博客,以论坛,比如说像天涯,比如猫扑,这样的平台培育网红的沃土,主要依靠一些事件性的炒作,甚至于博丑吸引眼球。

  第三个阶段2013年到今天,第三个阶段界定为负媒体时代,有了这种秒拍和美拍,微信、微博等一系列培育网红的土壤,这个时代的网红,包括像雪犁,还有罗胖子等等,这个时期网红经济不是单一纯粹的广告,开始有了电商和虚拟商品的打赏等等,简单来看,从过去的二十多年的网红到今天从网红向网红经济正式迈出了第一步,这是我的简短看法。

  刘鹏:我谈一下我对网红经济的看法,我比较认同刘仁刚兄说的这一点,先讲网红再讲经济,网红是一个代号,其实是一种现象或者一类人的结果,这种现象一直存在,只不过在不同的时期以不同的形式出现而已。

  其底层有两个逻辑在推动的,第一个逻辑是什么呢?媒体的反垄断,以前网红中央电视台这种主持人,媒体是垄断的,谁也不可能山上架一个天线开一个电视台我当主持人,不会让你干的,后来有了互联网之后媒体就不是垄断的了。

  第二个我觉得底层的逻辑是媒体形态的演进,无论是报纸、杂志、电视,再到后来的门户、博客,再到后来的微博,然后再到现在的直播等等,包括形式的演进,文字、图片或者视频等等。这两个逻辑组合起来相互交叉变成各个时期以及各个形态上的网红,这是我的第一个看法。

  第一个层级我认为是个人层面的,就是说网红本身的,他的价值相对在网红经济当中是属于金字塔相对底端,依附于平台;

  第二稍微高档一点的,比较厉害一点的就是具备品牌效应,他既能生存在微博的平台上,也能生存在直播平台上,也可以在CCTV的平台上。

  第三个层级比较厉害是基于这一类的需求的一个垂直性的网红平台,满足用户的某一个需求,这个需求是由数百个或者数千个网红承接的,满足用户的需求。

  第四个层级,最厉害的,像微博还有直播这一类的平台,包罗万象的,是一种底层的平台。

  极果是干什么的?我们勉强来讲属于第三类,属于垂直类的网红平台。跟普通的网红平台不一样,我们偏消费推荐的,帮助大家解决问题?就是买什么东西好,在哪儿买。我们希望把我们的品质消费这个领域当中的网红聚集起来,用内容的形式提供消费决策的服务,这就是极果在干的事情,也是符合大的媒体演进的逻辑。

  主持人:几位大咖讲的非常透,特别道有道的创始合伙人刘仁刚刘总,他说的都是我卡片准备的,都总结完了,很多话的确这样子的,那么网红其实为什么今天我把这些基本上台上都是个人的好朋友,那么为什么请了具有代表性的,第一网红公司的代表,网红平台,特别像未来时刻,是专注美妆类的网红经济,那么网星梦工厂,实际上是专注于网红粉丝经济,以及社交媒体资源整合的领域,那么如涵是目前为止,中国将网红经济和供应链整合的最好的一家公司,所以是目前在新三板上,已经上了新三板,那么两年的时间内,估值迅速达到了几十亿,最近一轮阿里刚刚战略投资了如涵,30多亿的估值。那么包括一下科技,是一种媒体的代表,那么包括道有道和极果那边,道有道是我原来的老同行,虽然行业里里面竞争很多年,台上是朋友,私下也是朋友,实际上网红经济是什么?

  通常叫网红经济或者网红电商,当然不是窄意的网红电商,比如养宠物的,这些都是网红,包括开始尝试投资一些宠物类的,餐饮类的这些网红平台。那么网红电商,实际上代表是网红+电商,背后引申的含义实际上是什么?网红代表的是IP,IP代表的就是流量,那么电商实际上代表的就是变现,这一件事情,一下科技,包括龙总,包括我的老同学,他们讲的非常好,其实这个模式很多年前就有,无论现在换了一个名词,流量变现,我们道有道是做广告的,我们流量变现,那么媒体来讲可能叫IP变现,或者叫价值变现,或者粉丝变现,其实殊途同归。

  那么接下来我想针对每一个进行代表性的一些提一些问题,首先我先问一下未来时刻的郑萱郑总,实际上我知道未来时刻专注于美妆类网红的孵化,包括美妆类网红的粉丝营销,包括电商管理,那么在这个领域,据说未来时刻具有三个方面的优势,第一方面是用户洞察,第二个是网红运营,第三方面是电商管理,那么其实有两个都比较容易理解,比如网红运营,电商管理很容易理解,用户洞察我想听听郑总这个方面的见解是什么。

  郑萱:首先用户洞察是这样,刚刚说到其实网红的生意最核心,我的理解对人的洞察和理解,那人分两个方面,一个方面是我们的用户,一个方面是网红自己本身,那先说本身,其实我们要遵循的是说我们一直都尊重每个红人的特点,帮助他们整条运营的道路上自我实现。那网红首先需要的是辨识度,无论外形还有人格特质,只要特点够鲜明,总会有用户迷恋你,我们发掘这些红人的特点,更加适合用户的方式表现出来,这也是我们的专业,我们用一些专业科学的运营手段帮助他们这一条路上能够成为自己和自我实现。

  第二点,其实对于网红来说有多红,其实看有多少人喜欢你,对于红人,以及背后的团队来说,我们需要清楚的知道他们到底喜欢你什么,以及他们为什么会喜欢你,这是第二点洞察。第三点,你的售卖能力取决于这些人有多信任你,有多红和能卖货不一样,有特点就能红,但是要让人追随你的品位和生活方式接受你的推荐有区别的,我们从哪里获得这些用户洞察呢?首先我们有一支很专业的运营团队,广告和传播多年的合作伙伴,其次我和李总说,有时候开玩笑和其他的网红公司不一样,某种意义我们是SAAS公司,为什么这样说?我们有团队,微博本身大数据做微博的画像和洞察,所以我们对于每一个网红下面的粉丝画像包括粉丝的各种喜好我们是了解的比较清楚透彻的。第三我们会用科学的流程,包括运营的手段和培训,会帮助网红来迅速的积累用户,扩散传播,谢谢。

  主持人:大数据目前在网红经济当中我还真的很少见这样的公司,虽然也投资很多的网红公司,但是像郑总这样子大数据取得实际效果的公司,特别注重用户分析这样的公司可能我还真的见的不太多。想问一下王岳鹏,实际上我知道郑总和王岳鹏私下里交流的时候,我想问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因为我知道不到一年的时间粉丝就涨的非常的快,第一个问题想问一下,如何达到的,可能给大家普及一下,当一个故事讲一讲,第二个是因为我私下里跟郑总交流的时候,其实郑总一直说他的终极目标,他说中国化妆品,特别老百姓崇洋媚外的心理太强了,就觉得欧美、日韩的好,我知道郑总心理一直怀揣做民族中国自主品牌的心,他说跟王岳鹏交流下来,王岳鹏也有这样的想法和抱负,我想这两点简单的谈一谈。

  王岳鹏:第一点怎么吸引来粉丝,并没有说要去吸粉或者什么的,而且现在在网络上活跃的人这么多,之前还跟我朋友开玩笑,我说可能前几年在网络上想红,少穿一点,穿少一点就红了,现在把皮扒了也红不了,这是要看内容的网络时代,一定要带给大家什么,而且现在也不是说长的美,或者天天发发自拍吃点好吃的,玩什么,分享简单的生活大家追随你,现在所有的网友,上网更想看到更多的内容,可能这个内容生活中学不到,但是网络当中教给他们,这个内容跟一些传统媒体,比如电视上面可以学到或者得到的内容还不一样,比如我经常在网络上教大家化妆护肤出这样的内容,我站在这个角度,我就是你的朋友,不会硬性推荐很多产品。

  电视上的一些美妆节目教你装教你怎么护肤,硬性推了很多广告类的产品,我就不会,我跟分享这些人的关系特别像朋友,刚才也说了,朋友是不会硬性的给你推荐很多你不需要的产品,或者只是我把我觉得最好用最适合你的产品告诉你,所以你再来看,比如看我的视频和微博的时候,你是能获得到你在生活中你在电视上得不到的一些东西,但你在得到我这边的这些给你带来的内容同时,又不会觉得我很遥远,我们还可以进行一个互相的交流,包括我微博下面的评论,基本上如果有时间每一条都会回复,关注我的那些人经常和我说,你真的是我见过最接地气的网红,最穷的网红,大家可能传统印象之前有一些网红总背一些名牌包晒各种高大上的生活,我不是故意网上炫穷,我觉得生活什么样子,也希望在网上完全的呈现我生活中的样子,所以很多人会觉得你怎么跟那些光鲜亮丽的网红不一样,是不是全网最穷的网红,怎么吸引这么多人关注,首先做自己,带给大家内容,再来跟他们保持一个像朋友之间的关系。

  包括第二点,自主品牌,其实我自己也有这样的一个想法,跟我们公司老板一样的想法,我就觉得为什么我们中国人不能出一个中国人觉得自己很骄傲的这样一个彩妆品牌吗?一个很简单的例子,大家一个公共的场合补妆的时候拿着香奈儿或者TF的口红觉得还不错,拿着国产的口红觉得有一点拿不出手,其实我现在为很多国产品牌非常的打抱不平,我也自己经常试用很多国产品牌,现在国产品牌不是像之前那种随便出一出,或者有一些三无产品的那种,我们中国的产品真的越出越好,也非常希望,将来有一天,在一个咖啡店几个非常小资的女孩,拿出一只口红,我们公司出的,我们的品牌,他们觉得非常骄傲,是我们一直想做慢慢在做的一件事。

  主持人:谢谢王岳鹏,有一个梦想,拯救中国化妆品品牌的雄心,真的很佩服。接下来有请网星梦工厂的创始人夫子姜,夫子姜我提这个名字大家不知道,提网星梦工厂大家也不清楚,但是如果有北京,或者经常上网的人,前几年这么一件事情,北京的三里屯,一群男模穿着罗马的衣服,斯巴达勇士的事件大家有耳闻或者看到过,策划者就是夫子姜,网星梦工厂的创始人,其实策划的事情营销,我想问一下夫总,您是如何想着,原来是一个策划公司,后来为何一个策划公司转型为一个网红经纪公司?或者是网红电商公司,你谈谈你的想法或者经历。

  夫子姜:因为我这边说实话,我们做策划推广在社交媒体上面,新媒体上面,做宣传策划其实很多年,刚才说入行比较早,之前做乙方,比较苦的活,你们见过不久斯巴达这些,其实你们看到很多经典案例都是我们之前公司做的。四千年第一美女,SNH48,包括这两年以来在中国能够迅速的崛起,所有的小米上市的宣传,包括VIVI微博上面的宣传都是我们上面在做,我们做了很多年,我们的团队其实很怪,都是一群每天不学无术,我这个样子每天想乱七八糟的人在一起乱七八糟的事情,我们比较喜欢干乱七八糟的事,之前干的事情还可以,但是我们后来发现越来越累,为什么?首先我们做乙方的公司,我们干的应该算是TR广告这个行业,这个行业大部分已经被蓝标和奥美这些公司垄断了,很多单被他们吃下来,最后甩给我们来做,最后竞标的时候都是我跟蓝标一起去竞,他说我是某某公司跟他们没有关系,但是实际上最后中标的是他,做事的又是我们,我觉得这种事情其实挺怪的,去年尝试过把公司卖了,PE给的特别低,也就5倍。

  我和团队说这样子不太行,既然我们是帮别人做内容的,那为什么不能自己干呢?所以正好去年年底接了一个网红的方案,这个网红平常也就卖两三万块钱,去年帮他做了一场大的事件,就是一个网红带着小粉丝去塞班岛卖服装的事件,当天卖了三百多万,这个事件以后行业内所有的网红都开始学我们的网红,搞抽奖带着粉丝出去玩,所以我觉得这个市场其实挺好玩的,我们从去年年底开始全面整合,公司也不叫原来的公司,推出网星梦工厂的品牌,全面的整合,所有的精力砸在培养自己的网红这一块,所以我们去年开始签约到现在也签了小一百个,我们很多网红,很多的都是路人甲路人乙,玩微博大部分人都关注过我们的网红,一些列表不多说了,很多一百多万的粉丝,活跃度相当高,我们是做推广宣传的公司,我们做变现这一块不是特别厉害,所以刚才李总说我们是网红电商公司,我们是一家网红内容公司,我们的变现交给供应商做的,行业大的供应商,出名的什么这些都在帮我们做变现,他们拿我们的网红做事,我们帮他们做前端,他们帮我们做后端的这样一种公司。

  主持人:基本上这个话题过渡到如涵,实际上网红有这样,夫子姜总的公司擅长内容和宣传,供应链整合是他的短版,那么也有一些公司从供应链起家,但是可能在网红资源宣传,比如网红粉丝流量获取的这一块可能是短版,那么中国有一家结合好的公司就是如涵,网红经济,包括供应链整合这一端做的非常优秀,目前迅速几年之内涨到几十亿的估值,请问一下龙总,这么一个消费升级大背景下,未来零售品牌会呈现一个什么样的特点?或者是如涵如何应对,这样的一个趋势。

  龙姿吟:我们传统供应链起家的,我们11年的时候,如涵电商成立的时候,那个时候做传统的女装淘品牌,淘宝前十,当时做淘品牌的时候,供应链全部是自建的,包括工厂全部都是自建的,所以我们对前端和供应链的一些需求和认识都是比较深刻的,那个时候赶上14年底的时候,张大亦那个时候,流量成本进一步推高,我们发现淘宝上面引流的成本太高,发现她自己个人微博上面发穿搭内容和审美的输出形成新的流量入口,连接成本甚至是负的,现在应该说低价,曾经负成本连接,当时发现这么一个机会,果断的转型开始为她个人做品牌化定制,为她做定制服装,走了这样一条路线,那我们认为,在经过这几年的摸索我们发现新的零售品牌是呈现出一个新的特点的,比如说在商品嵌入内容当中,大数据的驱动下进行一个综合的营销整合,这个过程当中合理的利益分配也是非常重要的,中国的供应链很牛逼的,但是我们平常碰到那种店大欺客,或者客大欺店的现象。

  买拉链,日本企业说的定制,必须下单才给你做,不可能给你提前备好现货放在那边,供应链不够柔性,这是行业非常深刻的需求痛点之后我们觉得这一件事情需要自己来做,自己来做一个面辅料的储备,供应链上我们介入非常深的。同时内容上面我们非常关注的一块,内容服务我们摸索了很久,三件事情提升内容传播的效率,降低内容生产的成本,同时我们会在IP孵化方面,在内容和人,人和内容的价值沉淀上面,做了非常非常多的事情,比如说我们自主研发过一个APP,他的灵感来源是来自于腾讯曾经代理过一个游戏奇迹暖暖,是做穿搭的游戏软件,我们觉得网红做服装搭配生产内容的时候,十件上衣和十件下衣可以搭配非常多套,对于生产内容和创造内容效率非常低下,很长的时间做搭配拍照,我们自己研发一个APP,为网红生产和制造内容做一个服务。

  同时,我们企业内部有一个EPR系统,来整合红人的信息和做一个企业内部的协同,这个系统上面,我们会在每一件商品上面打上自己的二维码,通过这个系统嫁接微信上的系统来扫描,可以看到这一件商品进入销售阶段之前,在每一个环节的流转过程,现在生产,他现在是在样衣开发阶段还是在一个大货制作阶段,需要多少天,全部都可以看到。所以在我们看来,未来新的零售品牌,一定是一个基于内容化的人格流量和变现矩阵,矩阵里面自上而下整合KOL的资源也好,供应商的资源也好,自上而下打造和孵化更多的人格化的小而美的品牌。

  主持人:谢谢小龙女,每次都管他叫小龙女,谢谢龙总。这里面有一个谣传,网上传的,其实我自己大概知道,因为张大亦变成中国头部网红,很多人说年收入已经超过了范冰冰和杨幂,我觉得一个亿左右比较靠谱,真的是这样的,因为真的大家可能还不理解网红一年能赚多少钱,真的很多大的网红,超级大的网红,包括我投资的一些公司的网红,一年钱数真的很多,比很多企业的年利润高很多,个人的收入,所以亿级的年收入不是空穴来风,具体数字不太方便透露。接下来问一下我的老朋友,秒拍,小咖秀和e直播变成顶级领域老大级别的,具有代表性,相互补充和相互支撑的这么一个角色,三个产品中国都取得这么好的一个用户数和市场占有率的情况下,接下来,如何利用自己的顶部资源把这个视频矩阵的这个行业深化下去,或者如何利用自己的资源在整个生态链,特别网红生态链,怎么样推动。

  何一:很多人觉得你们公司怎么回事,秒拍,小咖秀和e直播,用这个产品不同的切入口,蓝瘦香菇很火,小咖秀作为素材进行模仿,我们邀请他做直播,很快超过一百万人观看,其他的艺人,吴秀波老师做直播,问他怎么看鲜肉,他说我吃素,可以进行传播,或者可以进行模仿,产品和产品进行良性矩阵,用户结构三产品的用户结构有同质化,我的用户结构可以往不同的产品之间进行引导,那么像我们顶部用户很典型,比如明星,企业家,那么其实大部分的时候我们可以想像一下,人总有欲望,不喜欢帅哥美女,马云爸爸直播看不看,如果都不喜欢,第二个垂直领域的网红,艺术家直播你看不看,或者张大亦直播你看不看,大的品类里面总有一个能够覆盖你的兴趣,所以其实我们的用户结构也好,我们的产品结构也好,完全基于我们本身的社交媒体的产品定位绝定我们的用户属性和其他的产品有很大的差异,所以这一点,其他的同类上面没有办法模仿和超越的。

  对于我们未来来讲我们会完全锁钉移动视频领域,刚才说的一样,在移动视频时代来临的时候,我们的用户发生巨大的变化,我们会发现有更多的小孩和老人,比如我妈65岁了,拿着视频玩的特别开心,视频聊天,录小视频花的时间比我多很多,用户结构发生改变整个行业会发生改变,也许未来我们的小孩那一代,他们已经不会完全依靠文字去学习,他们可能更多通过移动视频去学习,所以未来我们会移动视频继续努力,当然也欢迎在座的无论是作为网红经济也好,还是作为网红电商也好的这些合作伙伴跟我们进行合作,因为我们总体来讲还是一个开放式的平台,和过去媒体的这种绝对控制还是不太一样。作为一个去中心化的平台欢迎大家来搭讪。

  主持人:谢谢何一,那么其实刚才说的是电商,或者网红经纪公司,实际上从何总开始,包括两位刘总,我觉得代表的流量方,因为网红打造,我觉得实际上代表流量变现,或者价值变现,一种是什么?把IP打造好,本身具有粉丝效应,聚集效应,另外我们做广告,道有道我们做广告的,包括何总做媒体的,其实是一种流量的变现,因为我有流量有用户就是可以去赚钱,简单的说。那么接下来有请道有道的创始人,刘仁刚刘总,道有道新三板的上市公司,这些年的口碑和积累下的经验,我也是做移动营销,去年自己的公司并购给上市公司,我们都是彼此互相了解,那么我想问问刘总,道有道作为一个移动营销广告行业的公司,服务了数万家的企业,那么面对网红经济,道有道是不是比如说概念很新?行业很火?是热点啊?有没有想说要么就是相关业务的结合,或者是自己有没有这个方面的布局等等,讲一下。

  刘仁刚:道有道准确的说是做移动营销的服务企业,我们主要通过广告服务,技术服务,包括数据服务去服务好这些企业客户,服务企业客户的什么呢?两个字,成交,你只有给客户带来生意才会源源不断的给你投钱,所以说我们现在服务的主要是两万多家客户里面,主要两大类,一类是做我们叫做网服类客户,说白了互联网的这些企业,可能是做游戏的,可能是做电商的,也有可能做应用的,包括360和百度,豌豆夹、京东、唯品会,都是我们服务的客户,帮他们做大用户规模,应用装在手机里面。第二类服务的客户,我们主要服务中小企业为主,中小企业范围很广了,有做房地产的,有做汽车4S的,有做教育培训机构的,有做医疗美容等等,对于这一类客户来讲,他们的核心诉求就是帮他去获取客户,其实刚才提到网红经济,我认为网红经济的核心是两个点,第一个点叫做粉丝获取,第二个点叫做流量变现,就是要解决这两个问题,刚才夫子姜提到我们有很多的IP,有很多的红人,变现这一块可能不擅长,这一块可能咱们之间,包括和一下科技之间有很多的结合点,这一块来讲,变现来讲,目前我认为这个市场上主要分成两端,一个叫做品牌营销,一个是叫做效果营销,所谓的品牌营销,就是我们会看到在各种的直播,在各种的唱吧里面有品牌的露出,可能是LOGO的露出,可能是二维码,甚至现在很多高大上的品牌发布会,前面几排坐的都是拿着自拍杆的小姑娘,一进去以为进了KTV了,这是品牌曝光品牌营销的层面,更深一次所谓效果营销,道有道做移动营销来讲,我们要给我们的客户讲清楚的是什么?要给客户讲清楚你在道有道投入的一百万的预算,到底曝光了多少数量的用户,到底多少用户点击进去广告,到底多少用户留下来自己的信息,到底多少用户跟我们的销售取得联系,到底多少用户有意向的用户,多少用户签了协议付了款,付钱和收入整个链条必须用我们的数据管理系统原原本本的讲清楚,所以目前来讲,道有道的流量也是一个丰富的立体的矩阵,除了我们有这种超级媒体,头部媒体,中小媒体,常规媒体以外,还跟大量的我们的这些网红的平台,微信、微博、直播等等,建立这种合作。这种合作核心只有一个目标,帮助我们的中小企业去获得更多的生意,而且这种生意是要可量化的,要能够给你的客户讲清楚他的投入和产出比。

  主持人:感谢刘总,接下来第二位刘总,实际上极果是很有趣味的公司,极果的产品大家不知道,如果知道这个名字可以下载体验一下,还是一个比较有意思的产品,那么刘总原来是搜狐微博的副总裁,包括技术负责人,那么后来出来创立了极果,那么专注于品质的产品以及服务的公司,那么在短时间内,苹果等很多的品牌纷纷开始跟极果进行合作,我也想这些产品品类的跨度其实又很大,我想让刘鹏刘总给我们讲讲中间的,第一个趣味性,为什么是一家有趣的公司,第二奥秘到底在哪里。

  刘鹏:我是14年创立极果的,创立公司背后其实有很多背景:一个是,这几年整个互联网的变化非常剧烈的,其中一个最主要的变化就是整个互联网是垄断的,流量成本越来越高,BAT把所有的流量都搞定了,创业公司怎么办?

  再者,互联网的媒体是由从媒体品牌走向媒体平台的,再到媒体生态。现在大家做媒体,谁都不再愿意只做一个媒体品牌,一定要做平台和生态。这样导致今日头条、微信公众号、视频平台、直播平台,几乎把中国网民的用户时间全部切掉了,怎么办?最着急的是电商,所以今年你看到一个巨大的趋势就是说阿里内容化,京东也要做内容化,为什么?要用内容抢占用户的时间,如果在视频那交易做完了双11没人买东西了。

  回到我们创业开始的时候,我们想应该去垂直领域找一个事情做,垂直领域我们当时发现有两个比较好玩的事情,第一个是跟今天新智能的主题相关,中国越来越多的新的品类出现,比如说像无人机这种东西以前没有的,这是新的,这是第一个趋势。

  第二个趋势,整个中国越来越需要自己的品牌,比如手机中国的品牌已经比别人好了,完全中国原创的品牌,已经具备这种能力,基于这种特点产生巨大的诉求在什么地方?有无数新的产品需要和用户产生连接,这是一个行业的诉求。所以极果做的事情提供这样一个平台,内容承载的方式,比如有新的放在极果上面,极果上的用户把产品拿走,然后贡献内容,这么简单的一个事情。

  到目前为止,有非常多的优质的品牌跟我们合作,原因在于:第一解决内容生产的问题,因为未来所有的品牌方都要涉足内容,他们不专业,我们是去中心化内容提供的平台,这是第一个。第二极果做的垂直流量,效果很好,极果上的内容到购买的转化是极高无比的,所以这是第二个。第三个刚刚聊到的,无论是车,运动户外,还有无人机,还有好的厨具的东西是消费升级的体现,中国人追求生活品质,极果做的事情是归结品质消费的点上。

  主持人:各位嘉宾都讲完了,基本上我也相信我们已经把网红经济,包括整个的行业所代表的一些优秀的公司都请来,把网红经济给大家讲了一些,比较清楚了,其实我觉得套一个张主席说的话,网红经济就是自媒体,自媒体我觉得符合大众创业和万众创新,我个人其实伙伴基金非常看好网红经济的,其实我一直把今年定义成网红投资元年,那么我认为明年会是网红并购元年,当然因为这句话其实我说的,但是我说出来没人信,我就编一个,很多大型的机构都是这么说的,其实这句话是我说的,是因为我看好网红,那么的确这样子的,投的一些网红经纪公司,明年开始面临并购,他们可以有几千万的这样一个利润级别,那么最后还是感谢,感谢这样一个机会,我们一起探讨这个话题。


活动五-无极3注册平台1_1970高奖金官网 活动四-无极3注册平台5_1970高奖金官网just go 活动三-无极3注册平台4_1970高奖金官网 活动二无极3注册平台3_1970高奖金官网 活动一无极3注册平台2_1970高奖金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