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News
新闻中心
温柔地陷入湮灭吧用纯爱小说视角看千珏的背景
 

  没人曾见过永猎双子的真实模样,只是在这样的雪地中,也摸不透他们路过的踪迹。是白色空无的最后怀抱,也是黑暗世界的吮血利齿;是优雅利落的离弦之箭,也是骇人听闻的血盆大口。

  老人说,人在死亡之前,定是能见上一面的,或羊灵,或狼灵,甚至是同时遇见的。他们不曾驻足停留在某个地方,只是不停地狩猎,再狩猎。

  羊灵没有回答,只是紧紧的攥着手中的箭矢。她和狼灵自从存在以来,就是死亡的代名词,否认千珏的存在即是否认万事运行的自然规律。

  “要终结的。”羊灵话音未落,狼灵便立马接上了一个结果,狼灵明白,其实羊灵的心中并不是恐惧,只是每到猎杀之时,羊灵总是有千思万绪的错杂情感,即使她不说,眼神里的闪烁还是逃不过狼灵的敏锐。

  “嗖”,离弦之箭瞬发而出,然后便是远处雪地上的一片鲜红,和箭矢落地的声音。

  羊灵缓缓放下手臂,回头看了看狼灵,眼里满是温柔。这可与他猎杀时的模样截然不同,她记得每一个关于狼灵猎杀的片刻,那血红的双眼,滴血的獠牙和锋利的爪子,好像是另一股令羊灵着迷的魔力。

  千珏明白自己肩上的使命,他们更像是掌管万物生息的执行官,为将死之人送去福音或噩耗。死生亦大矣,谁又能如此轻松地谈论死亡,只是千珏的存在,早已注定了符文之地的结局。

  其实永猎双子并不是传说中那样的冷酷无情,只有他们自己知道彼此相拥时的热烈心跳。

  所谓“执子之魂,与子共生”,其实在千珏这里,并不是什么缠绵悱恻的漫长故事,也不同于霞洛那样的轰轰烈烈。

  狼灵虽讲出的话从来都不会让她心跳漏一拍,可是由很多细小碎片拼凑起来的画面,却深深烙印在羊灵的脑海里,比如在漫长的狩猎过程中,能够在一个眼神里决定好要以何种方式进行他们的使命,会在怎样的境遇里念出怎样的对白,也是在追逐战中的一言一语流露出来的微笑。


活动五-无极3注册平台1_1970高奖金官网 活动四-无极3注册平台5_1970高奖金官网just go 活动三-无极3注册平台4_1970高奖金官网 活动二无极3注册平台3_1970高奖金官网 活动一无极3注册平台2_1970高奖金官网